专家炮轰 车企诉苦 中国电池行业的“宁王”到底怎么了?

我爱办公网 2 0

  古语云:“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那么在当前这个电动汽车“得道”的市场上,与其关系相当密切的动力电池行业自然也就跟着“升天”了。

  根据相关机构的统计数据,在刚刚过去的2022年,全国范围内的动力电池装机量达到了545.9GWh,这个数据相当惊人,它大约是2021年动力电池装机量的2.5倍。

  其中,三元电池累计产量达到212.5GWh,磷酸铁锂电池累计产量为332.4GWh。而且,需要注意的是,中国动力电池的装机量在全球范围内都是领先的。

  

专家炮轰 车企诉苦 中国电池行业的“宁王”到底怎么了? 第1张


  而如果要说中国的动力电池企业,那么便不得不提到宁德时代这家企业了。根据官网信息,宁德时代是全球领先的能源创新科技公司,致力于为全球新能源应用提供一流的解决方案和服务。那么,宁德时代口中的“全球领先”到底是领先到了什么程度呢?

  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的数据,2022年中国动力电池企业装机量的第一名便是宁德时代,而且它所占据的市场份额还高居48.2%,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拿下了国内市场的半壁江山。

  而与宁德时代相比,其它企业的市场成绩则多少有点不够看了,例如第二名比亚迪的市场份额也才23.45%,不及宁德时代的一半。而纵观全球动力电池行业,宁德时代的这个老大位置也是坐得相当稳。

  

专家炮轰 车企诉苦 中国电池行业的“宁王”到底怎么了? 第2张


  相关数据

  按理来说,在如此高科技的行业内,宁德时代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那么它应该和华为、比亚迪等企业一样,赢得无数国人的称赞甚至是竞争对手的尊重。

  事实也确实是如此,但是与称赞和尊重一起到来的,还有对于宁德时代的质疑和批评,这种情况在最近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专家炮轰:德不配位

  近日,经济学专家,现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副会长任泽平就在社交平台上发文谴责了宁德时代,表示宁德时代是“德不配位”“恃强凌弱”,并称“天下苦宁王久矣”,宁德时代也从早期的创新引领者,成为了后期的行业垄断者,甚至是市场公平竞争生态的破坏者,这一转变过程让人痛心、遗憾和惋惜。

  

专家炮轰 车企诉苦 中国电池行业的“宁王”到底怎么了? 第3张


  任泽平炮轰宁德时代

  任泽平警告称,新能源行业之所以能够迎来爆发式增长,这是新能源技术革命、国家政策战略长期支持、科学家创新、企业家拼搏等共同努力的结果,不是“赌性坚强”的结果,所以宁德时代不要因为被市场捧得太高了,就真的以为自己是“王”。

  作为时代的受益者和行业的龙头企业,宁德时代应该要树立正确的价值观,维护良好的行业生态,而不是恃强凌弱,德不配位,所谓一花独放不是春。

  做老大要有老大的样子,有老大的格局和胸怀,这是当前宁德时代所欠缺的。

  此话一出,自然是在互联网上引起了不少网友的争论。目前来看,部分网友是支持宁德时代的,认为国家的发展、新能源的发展需要这样的龙头企业,宁德时代能够在该领域做到世界领先,也足以说明其本身的实力。

  当然,也有部分网友对于宁德时代并不认可,认为它的口碑确实不太好,这也是很多汽车企业高管的看法。

  车企诉苦:给他打工

  虽然也有和其它企业进行合作,打造联合汽车品牌,例如阿维塔汽车这样的例子,但是宁德时代本身并不涉及汽车的整车制造,它专注于动力电池领域,是一家上游供应商,和很多汽车企业存在着密切的合作关系。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让企业健康发展,那么和下游的汽车企业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对于宁德时代来说应该是比较重要的。但是比较让人意外的是,不少车企高管其实都对宁德时代发表过类似“抱怨”的言论。

  在2022年的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广汽集团的董事长曾庆洪就非常直接地表示,目前在广汽电动汽车的生产成本中,电池成本已经占到了整车的40%、50%、60%,并且还在不断增长,感觉自己实际上是在给宁德时代打工了。

  让一家汽车企业的董事长发出如此言论,可见宁德时代应该对广汽集团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专家炮轰 车企诉苦 中国电池行业的“宁王”到底怎么了? 第4张


  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

  当然,有类似发言的不止广汽集团董事长一人。长安汽车是和宁德时代走得很近的一家企业,此前提到的阿维塔汽车就是长安、华为和宁德时代三方合作的。

  但即便如此,在参加中国汽车论坛时,长安董事长朱华荣也痛斥“缺芯贵电”对长安造成的破坏。

  其中,“缺芯”当然和宁德没有太大的关系,但是“贵电”却让长安单车生产成本最高上涨了3.5万元,也让朱华荣建议从国家层面打击个别企业原材料囤货和价格炒作的问题。

  

专家炮轰 车企诉苦 中国电池行业的“宁王”到底怎么了? 第5张


  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

  小鹏汽车是当前造车新势力的佼佼者,2022年的汽车总销量超过了十万辆,市场成绩相当优秀。而在曾经,小鹏汽车也是宁德时代密切的合作伙伴。

  但是如今,小鹏汽车却在和中航锂电等企业加深合作的同时,以50亿元人民币的巨资成立了一家新的动力电池公司,计划走自研电池的老路。曾经还有传言称何小鹏本人与曾毓群爆发过冲突,因为何小鹏想要引入更多的电池供应商。

  宁德时代怎么了?

  这么一看,宁德时代在占据了庞大市场份额的同时,在同行或者是合作伙伴们的眼中,形象可能确实不太正面,尤其是在最近这两年。那么问题来了,宁德时代如今到底是怎么了,是什么让同行、专家和合作伙伴对它有了如今的看法呢?

  我们可以注意到,汽车企业们对于宁德时代的抱怨主要集中在动力电池的价格方面,但即便如此,大家也都是非常诚实地采购来自宁德时代的电池,让其占据了市场的半壁江山。而动力电池的价格如此高昂,自然也是有其原因的。

  

专家炮轰 车企诉苦 中国电池行业的“宁王”到底怎么了? 第6张


  碳酸锂价格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动力电池的很多原材料的价格都出现了大幅度上涨。根据上海钢联发布的数据信息,在2023年1月9日,电池级碳酸锂的价格为49.25万元一吨,工业级碳酸锂的价格为46万元一吨。

  而在2021年6月,电池级碳酸锂的价格还只有6万元一吨左右,涨幅由此可见一斑。

  其实,在广汽集团董事长吐槽自己给宁德时代打工的时候,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就指出,这是上游原材料的资本炒作给产业链带来的困扰,碳酸锂、PVDF、电解液原材料、石油胶等材料的价格在最近一年内出现了暴涨。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虽然电池原材料的价格上涨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但是宁德时代在价格上涨的同时却赚得盆满钵满也是不争的事实。

  1月12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表示,公司预计2022年度净利润在291亿元到315亿元之间,同比增长幅度为82.66%到97.72%。

  也就是说,最为乐观的情况下,宁德时代2022年的净利润将会是2021年的两倍左右。这么看来,似乎动力电池成本的上涨完全没有影响到宁德时代的利润。

  

专家炮轰 车企诉苦 中国电池行业的“宁王”到底怎么了? 第7张


  宁德时代利润预计

  至于宁德时代打压同行,这件事情似乎主要来源于宁德时代近几年通过专利维权手段,来对同行发起专利诉讼,索取大量赔偿的事件。

  例如在2021年7月,宁德时代便起诉了同行中创新航,索赔金额最高提至了5.18亿元。目前,这起案件的结果是中创新航败诉,他们需要停止销售侵害了宁德时代专利的电池产品,同时赔偿大约300万元。

  客观来说,通过专利来起诉对手,维护自己权益,这其实是一种正当的手段,但是事情做得太过火了的话,也确实会搞臭自己的名声,例如亚欧大陆彼端的诺基亚。

  因为持有大量的2G、4G、5G技术专利,诺基亚凭借着本身的优势,开启了专利垄断,甚至在业内还有“专利流氓”的外号,只能说有些事情即便是正当的,但是也不能够做得太过分。

  当然,目前的宁德时代似乎还不至于此,不过它对于中创新航的起诉和巨额索赔似乎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到了后者的上市。

  写在最后

  当前,因为基础较浅,中国在很多科技领域其实都并没有取得全球领先的地位,国产厂商在传统汽车领域发展了多年,也一直难以真正和丰田、大众等老牌厂商平起平坐。

  而新能源汽车的飞速发展,无疑为中国的汽车产业提供了绝佳的发展机会,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能够出现宁德时代这样的企业确实是行业之福。

  但是,企业做大做强,最终形成垄断的例子也不在少数。所以,宁德时代最终是会助力中国汽车产业走向世界之颠,还是成为时代的浪花,这件事情还是交由时间去给出答案吧。


标签: 专家 车企 电池 宁德时代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